主页 > 肾病常识 > 慢性肾脏病 >

睡眠障碍可能是慢性肾脏病一项新的危险因素

发表于2017-08-29 09:54 | 次阅读
 
   除了遗传易感性之外,慢性肾脏病(CKD)的危险因素包括某些疾病(如肥胖、糖尿病和高血压)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如吸烟,缺乏锻炼等)。睡眠障碍可能也是 CKD 一项潜在的危险因素,因为睡眠障碍可直接导致肾素 - 血管紧张素 - 醛固酮系统的慢性生物学改变和交感神经系统激活。此外,睡眠障碍还可能通过对前述疾病的影响间接导致 CKD 的风险。到目前为止,仅有一些小型的试验在普通人群中观察了睡眠与 CKD 之间的关系,并且结论并不一致。但是这也提示睡眠与肾功能之间可能有潜在的联系。
 
   为了评估中国成年患者自我报告的睡眠质量与将来发生慢性肾脏病的风险之间是否存在关联,来自中国北方科技大学附属开滦总医院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者们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的社区为基础的研究,纳入超过 1 万名中国成年人,基于估测的肾小球滤过率(eGFR)和蛋白尿的发生率来评估睡眠指标与发生慢性肾脏病可能性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发表在 2017 年 7 月的 CJASN 杂志上。
 
   这项横断面研究是开滦队列研究的亚组研究。开滦队列研究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多中心队列研究,于 2006 年 -2007 期间年纳入了 101510 名年龄 18-98 岁,居住在中国唐山市的中国成年人。在开滦队列中,所有的参加者在基线时都接受了有关生活方式、健康状况、临床和实验室检查结果方面的问卷调查。每 2 年进行再次评估。
 
   2012年时收集了在开滦总医院进行随访的 12990 名参加者的调查问卷中有关睡眠指标(包括失眠、白天嗜睡、打鼾和睡眠时长)方面的信息。总的睡眠质量由这四项指标总结而成。收集空腹血标本和单次随机清晨尿标本进行血清肌酐和蛋白尿的分析。
 
   慢性肾脏病被定义为 eGFR<60 ml/min/1.73m2(采用 CKD-EPI 公式计算)或蛋白尿 >300 mg/dl。根据 KDIGO 新标准将 CKD1-2 期伴蛋白尿 A3 期、或 CKD3a 期伴蛋白尿 A2 期或 CKD3b 期伴蛋白尿 A1 期定义为 CKD 的高风险人群。将 CKD4-5 期伴蛋白尿 A1 期、CKD3b-5 期伴蛋白尿 A2 期或 CKD3a-5 期伴蛋白尿 A3 期定义为 CKD 极高风险人群。
 
   研究的主要结局是总的睡眠质量评分(分值从 0-8 分,评分 >5 分被评定为最差的睡眠质量,3-5 分之间是较差的睡眠质量,<3 分被评定为最佳睡眠质量)对 CKD 的预测能力。次要结局是观察这四个单独的睡眠指标对慢性肾脏病的预测能力。使用 logistic 回归模型评估睡眠质量和慢性肾脏病之间的关系
 
   最终有 11040 名参加者(男性 9197 名,女性 1843 名)被纳入本研究。约有 9% 的参加者自我报告存在失眠(雅典失眠量表评分 AIS ≥ 6 分),约有 2% 的参加者自我报告存在白天嗜睡(Epworth 嗜睡量表 ESS 评分 ≥ 10 分),约有 40% 的参加者自我报告存在不同程度的鼾症,平均睡眠时长是 7 h/ 天。
 
   观察到最差的总睡眠质量评分与成为 CKD 高风险人群或极高风险人群较高的可能性有关(与睡眠质量较差和较好的另外两组相比,失眠质量最差组的多因素校正的风险比值 OR 为 2.69,95%CI 1.30-5.59,P<0.01)。但在校正了潜在的混杂因素后,最差的总睡眠质量评分并不与总的 CKD 的发病率有关(与睡眠质量较差和较好的另外两组相比,多因素校正 OR 值为 1.58,95%CI 0.89-2.80,P = 0.46)。
 
   失眠、白天嗜睡、睡眠时间过长或过短和频繁的打呼噜也倾向于具有较大可能性成为 CKD 高风险人群或极高风险人群。但是,这一关联在充分校正的模型中不具有显著性差异。
 
   具有最差总睡眠质量评分的个体更易于有蛋白尿(与睡眠质量较差和较好的另外两组相比,多因素校正的 OR 值为 1.95,95%CI 1.03-3.67,P = 0.02),而不是具有较低的 eGFR 水平(多因素校正的平均 eGFR 水平在另外两种睡眠类型组中分别为 96.4 ml/min/ 1.73m2 和 93.6 ml/ min/1.73m2,P = 0.13)。
 
   在敏感性分析中,未发现年龄、性别、体重指数、糖尿病和总的睡眠质量评分之间以及与每一个睡眠指标之间有何内在的相互作用,以增加发生慢性肾脏病或成为高风险或极高风险的 CKD 人群(P>0.05)。
 
   在这项基于中国成年人的大规模的社区人群研究中发现,总睡眠质量较差的人群将来成为 CKD 高风险人群和极高风险人群的可能性较大。将来前瞻性的研究有必要证实睡眠障碍与慢性肾脏病之间的关系。如果能进一步证实两者之间的关系,那么睡眠障碍也可能能成为预防慢性肾脏病的一个新的干预靶点。
 
   文章来自http://neph.dxy.cn/article/523469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